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棋牌资讯 >  > 

作者:阅读: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

摘要:...

 

各种原因,拍不了视频,所以写之前其实我有犹豫,一个游戏通过文字来描述,其实很多灵活的点都不能展现得恰到好处,甚至有时候一段文字能被一百个人想象出一百个画面。

游戏开始吧,今晚我和锦儿以及锦儿的好朋友李修成(后面简称成成)一起玩扑克牌游戏,我把我们玩的过程通过回忆记录并且分享出来。

扑克牌游戏

我拿着衣服扑克牌说:当当当当(有趣的声音吸引孩子们看向我的注意力),锦儿,成成,我们来玩扑克牌游戏吧。(一句展示的语言或者说一个简单的指令)

锦儿和成成说:好啊。(共同关注力和共同回应)

然后我肢体语言拍了拍我坐的垫子,看向他们两。(非口语的展示,孩子看向我的非口语要解读出了:你们过来坐下。)

他们两看了我之后(眼神的关注)坐过来了,然后我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比划一个圆:你们俩这样坐。(情境下非口语的解读:围着一个圆坐下)

两个孩子看了我的非口语(眼神的关注)之后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我立马展示大大的笑脸,同时夸他们:哇哦,你们两眼睛看的真好,我这样的动作你们都看懂了,棒棒哒!

成成立马得意地说:小case!

锦儿也跟着说:小意思啦!(跟随和参照)

坐好之后我说:我们按这样的顺序吧。(我说话获取孩子们的注意力)

然后我不说话,我点头发出声音Duang,然后看向锦儿发出声音Ding,最后看向成成发出声音Dang~。(需要孩子们的眼神持续关注以及非口语的解读能力)。

以前第一次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锦儿是不明白的,我搭配的不是声音,是口语。现在口语撤了,直接是声音,有时候是简单的“嗯~嗯~嗯”。

锦儿看懂了我的非口语说:妈妈第一,我第二,成成第三。(解读能力)

我立马展示大笑脸竖起大拇指跟锦儿说:Bingo,说对啦!(社会性赞美,让孩子感受到我的快乐,我的笑脸我的快乐能感染孩子)

成成也跟着锦儿说了一遍,同样我也夸了一遍成成。(不吝啬我们的社会性赞美,大方地给予,维持孩子跟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对活动的兴趣)

然后我把扑克牌放在中间,我先开始拿,再轮到锦儿摸牌,最后轮到成成摸牌。(这里面是轮流等待的社交元素)

期间我会故意犯错,没有按照轮流,而是锦儿摸完之后就直接在成成之前摸,成成会说:喂,轮到我了。(孩子的警觉性,持续关注摸扑克牌的顺序)

我立马假装犯错了道歉:喔,不好意思,我看错了。(家长放低自己的姿态,错了就道歉,后期可以输入一个原谅的词汇,原谅别人犯的小错误)

然后我也会故意摸完自己一张之后继续摸一张,锦儿通过前面成成的示范,模仿成成的处理方式,也会说:你又摸错了,这次轮到我摸了。(警觉性,如果孩子没有这个警觉性的时候,我们要故意放慢速度,一边摸一边看着孩子坏笑说:我刚才摸了一张喔,嘻嘻嘻嘻嘻。贼贼的那种笑。这是隐晦的语言辅助,而不是直接地告诉孩子:喂,轮到你摸了。隐晦的语言提醒是需要孩子动脑筋去思考的。)

我立马认真地向锦儿道歉:艾玛,妈妈肯定是老糊涂了,摸错了几次牌。(自嘲解围,后期孩子会习得这个自嘲解围的方法,好几次当锦儿脸上挂不住的时候,会自己自嘲为自己解围)

锦儿说:算了,我原谅你了。(原谅词汇的使用)

我立马赔笑脸,狗腿地竖起大拇指夸孩子:哇塞,你好大度喔,我的小暖男!(社会性赞美,为了在同伴心中树立起锦儿的好形象,同时输入大度的词汇,遇到同伴不小心得罪他之后,他也能用大度处理,已经出现过很多次对同伴的大度了)

犯错的次数不要太多,多到让孩子们烦,反倒让孩子们觉得“你会不会摸牌啊?”,“还玩不玩啊?不玩算了”的感觉。偶尔故意犯错,提高警觉性和孩子的沟通修补就行了。记住:以后的机会大把是,千万不要贪多到本末倒置。

每个人都抓到了自己的牌,然后我用暂停的手势同时说(手势是为了孩子用眼睛看并且看懂非口语,避免孩子只用耳朵不使用眼睛的习惯):我们这次玩的是抓鬼(大王)的游戏。(我故意不说完,因为我知道成成不会玩这个游戏)

果真,成成问:什么叫抓鬼游戏啊?

我跟成成抬了一下下巴,下巴朝向锦儿。(非口语的解读。我不说:你问锦儿。是为了避免锦儿听到我的这句话而没有等到成成问就直接说出来了,我要把成成引到锦儿那边,因为锦儿这是在摆弄自己的扑克牌,家长做好粘合剂,做好胶水,做好桥梁,帮助两个孩子之间的链接回合越来越多。)

成成又问锦儿:什么是抓鬼啊?(同伴沟通)

锦儿一边用手比划抽牌一边解释游戏玩法:抓鬼的玩法就是我们把自己手上的对子丢下去,放在这里(非口语:手指指示),然后我们手上剩下的就是单牌了,我们就要互相抽牌(做抽的动作),不能抽到鬼(大王),谁最后手上没有牌了谁就赢了,谁最后手上有鬼(大王)谁就输了。(语言的使用以及非口语的使用)

我立马竖起大拇指夸锦儿:哇!小子解释的蛮清楚的嘛!

同时问:知道了吧?(先夸锦儿是因为想让成成知道,锦儿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再不懂也不好意思问了,就等着待会玩游戏就知道了。因为NT的学习能力非常快,通过观察周围就能进行学习,与其花时间在语言讲解上面,不如直接带着做,我和锦儿的做就是在给同伴做示范)

接下来我们就各自开始把自己的对子甩下来,放在中间。最后我们三都只剩下单牌了。第一轮大王在锦儿那里。

我故意偷看锦儿的,说:哈哈,我看到你的牌了。(隐晦地提醒,保管好自己的牌,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锦儿立马把牌往自己的胸前压近。(语言的解读能力,解读我话里面的话)

成成看到我和锦儿之间的互动,立马把自己的牌也挡住。(主动观察和模仿以及参照能力)

我看他们的牌都放的非常好,我就说:那我们开始抽牌了,按刚才摸牌的顺序吧。(记忆提取)

我故意慢慢伸出手去抽锦儿的牌,同时嘴巴里故意发出一些紧张的声音搭配对应情绪的表情:额~~额~~额~~额~~~额~,好紧张,好害怕啊,我担心自己抽到鬼哇!(获取孩子对人脸的关注,同时输入了相关的情绪词汇,帮助孩子去配对相关的情绪以及表情。当孩子有主动观察和学习的能力时,孩子后期会模仿出来,锦儿通过观察模仿,会使用嫌弃的表情和别人对他不好惹他生气的时候会小嘴巴一啧,然后瞪对方一眼,这一眼的威慑力算不上很强,但是足够表达锦儿内心的情绪了)

两个小家伙看到我的表情之后更兴奋了,因为他们想让我抽到大王。

我在锦儿的牌前面,点了一张牌故意犹豫了,我问:是这一张吗?(故意炸他们)
锦儿表情平静地说:不告诉你。(因为以前跟孩子玩了很多次,如果露出一些表情,我就会识破锦儿的骗局)

但是成成没有跟我们玩过,成成和锦儿一起看牌,当我摸到一张牌的时候,成成立马说:这个是大王。(成成在骗我,其实不是大王,因为我解读了他们的内心,他们内心意图是想让我抽到大王)

锦儿立马在旁边提醒,不要告诉她,我们每个都说不知道,他就不知道要抽哪一张了。

经过成成那么一说,我就知道那个不是大王,大王在另外的位置。然后我随便一抽,不是大王。我开心的欢呼起来:耶,不是大王,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们一定要开心的笑,即使在旁边家长人来看,这点小事还值得笑这么开心吗?真的值得!当我们开心的投入地玩的时候能带动孩子的心情,如果有一个人玩游戏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表情淡淡或者一本正经,你会觉得这个人有趣吗?开心是会传染的。)

然后他们虽然没有得逞,但是也很开心的笑了。接下来轮到锦儿抽成成的牌了,因为大王在成成那里,所以可以随便抽都不担心会抽到大王,都能配成对子丢下来。

后面是成成抽我的牌,我这里也没有大王,所以成成也可以放心的抽,也能配成对子。(上面忘记说了,扑克牌游戏也能玩配对:颜色,数字,形状)

继续轮到我抽的时候,锦儿有一张牌凸上来了一点,我猜到了那是大王,但是我故意不说,然后我就摸到那张牌之后,故意问:是不是这张牌?(通过我快速的眼神切换,从摸到那张牌的时候就看到了锦儿和成成眼里放光的窃喜,从看牌再到看人再到看牌再到看人的表情的眼神快速切换以及微表情的解读)

我们玩游戏的时候一定不是置孩子于死地,非得玩赢孩子,很多好胜的家长跟孩子玩游戏的时候简直是下狠手,非得玩赢孩子就开心,然后孩子生气的满地打滚,家长还在一边享受胜利的喜悦。切记:我们是在跟孩子玩游戏,不是在跟孩子比高低。一个大人跟孩子玩游戏赢了也不够光彩啊。

所以,我看到孩子眼里放光之后,我故意停留的就一些,嘴里故意犹豫,面带愁容:到底是不是这一张呢?(故意让孩子的注意力和眼神停留在我身上更久一些)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锦儿担心我反悔,故意自己一松手,把其他的牌往下一抽,于是,大王就被动到我手上了。毕竟手上拿了这张牌。(锦儿的小心机)

他们俩得逞了,哈哈大笑,我却愁眉苦脸,然后来一番后悔莫及痛心的表演(该表演就表演,跟孩子玩的时候自己就是个孩子,而不是一本正经的大人),我拍大腿后悔地说:哎呀,早知道我速度快点啊,不抓着这张牌啦!呜呜呜呜呜~~~~(故意表演)

孩子们笑得更猖狂更欢了,因为我抽到大王之后的行为给了他们乐趣。如果我平平淡淡的抽到了就抽到了,没有任何的表示,那孩子会笑得这么开心吗?孩子是因为扑克牌游戏好玩才笑吗?不是!是因为有我的各种有趣的行为:语言语气语调以及表情才觉得有趣。如果换一个一本正经的不演戏的家长来带孩子玩扑克牌游戏,可能一两局孩子就直接撂挑子走人了,这人这么无趣,还玩个毛啊!

后来我抽到了大王之后,锦儿抽成成的可以轻松进行,不用担心抽到大王。成成抽我的牌的时候,我故意让成成抽的是普通牌,不是大王。(我的小心思:希望锦儿来抽我的大王,提升能力)

成成抽完之后,我立马说:现在变换顺序了,锦儿来抽我的,然后噔噔噔噔噔~~~~(这里是手势,一半口语加一半非口语,解读非口语的能力以及孩子要持续关注人的能力,眼神是一切的基础,眼神是贯穿在任何游戏活动和生活当中的)

锦儿和成成都同意了,轮到锦儿抽我的牌了,我故意说:我把牌藏到后面洗牌,你们就看不到了。(无形中教孩子一招)

洗好之后拿出来,锦儿摸到一张牌看着我问:大王是不是这张?

我故意不说话,笑了笑。(解读的表情,是的)

锦儿立马换一张牌,摸到那张牌之后又看着我问:是这张吗?(眼神切换和眼神的确认)

我立马皱眉摇摇头。(表情的参照)

今晚的游戏中我没有利用骗孩子的局中局。

于是锦儿通过我的表情参照,抽到了一张普通牌。

接下来的自然回合当中也可以多使用表情的参照或者是语言的参照等等其他的技巧,或者是第一层的骗人的技巧。在享受游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就练习到了这么多的能力。所以处处是干预,处处是练习,处处是玩耍。

其实现在第一层的骗人的技巧锦儿和成成不会上当了,局中局就会混乱一些,因为有时候我自己也会乱,就像玩石头剪刀布的游戏,我跟孩子说:我出布,你要赢过我,记住你一定要赢过我喔。

那孩子就要进行推理,这里面就有局中局,我出布,推理:孩子就出剪刀,推理:我就出石头,推理:孩子就出布,推理:我就出剪刀。这里面就包含了骗人和推理。

以上就是我今天的分享。

  • 本文链接:https://fysfzk.com/qpzx/401.html

  • 本文由 小编,整理排版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先发网络联系删除。
  • 微信二维码

    CLWL9898

    长按复制微信号,添加好友

    微信联系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客服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电话客服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h咨询☎️:173-1808-1925


    🔺🔺 棋牌游戏开发24H咨询电话 🔺🔺

    免费通话
    返回顶部